一个耳畸形患者的自传

来源:http://www.xejxing.com 作者:上海东方丽人耳部整形 发布时间:2019-09-09 10:21 浏览:

  大家好,我是一名单侧耳畸形患者,我和大多数耳畸形患者一样对人生充满了灰暗,对自己的前途一片迷茫,找寻不到奋斗的方向。

  我今年已经21岁了,有着被人羡慕的身高(183cm),长相嘛,自认为还算可以,人生总是喜忧参半,上天给了我还算英俊的面容,健硕的身材,但也给我带来了困扰——左耳Ⅱ度先天性耳畸形,足足困扰了我17年。

  从小我和小伙伴玩耍的时候,我时常沦为了大家的笑柄,就是因为我左侧耳朵昰畸形,大家都觉得我是个‘’外星人‘’我很多次都因为自己的长相而感到自卑,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觉得自己就是比别人低一等。虽然家人和亲戚朋友都会经常性的开导我,‘’想让我不那么在意自己的相貌,内在美才是真的美人要有真本事才有用,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 其实家里人说的都没错,他们都是为我好,有时候我也发愤图强努力读书,争取在别的方面可以赶上别人。但是每天都在我徘徊的流言蜚语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无情的击败。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2014年,那年我刚好17岁,在我们县城的一所高中念高三。新学期伊始,紧张的学习气氛笼罩着我们整个年级,而我比他们更为紧张与焦虑,因为临近高考,考生要提前准备好高考时必需的物品,比如身份证和准考证,两证不齐不能进入考场。办理身份证及准考证是需把五官露出来的,而这对于我来说是致命的一击。高中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都是留着稍稍盖耳的长发,和大家说通俗一点就是电视剧《流星花园》里面道明寺的那个发型,因为刚刚好可以盖一下我那只“耳朵”。

 

  在我们那个地方,年满16岁的少年就可以去当地派出所申请办理身份证了,而我因为“耳朵”的缘故,一拖再拖,直到临近高考了,实在没有办法才想着去办理身份证。身份证的有效期限是5年,这就意味着有可能这张只有“一只半耳朵”的正脸照的身份证要跟着我5年,在那一刻,我非常怨恨我的妈妈,为什么把我生成这幅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更为难熬,高考前的体检单上直接烙上了“左侧耳畸形”,这个烙印。这就意味着接下来有很多的高考志愿,我都没有办法填报。

  那年初夏,美丽的栀子花悄然爬上了枝头。而我也要开始也要开始填报高考志愿了

  ,其实我从小就喜欢播音主持

  原本我最大的梦想是想填报艺术学院学习形体艺术及主持专业,可是因为我五官不端正(耳畸形)连面试的资格都不具备;

  后来想转而去填报志愿学医,也是因为耳朵的问题被刷下来了(因为我左耳不光畸形还伴有听力障碍)

  再后来想填报人民教师,也“终结”在耳畸形上。接二连三的碰壁让我觉得我的整个人生是灰暗的,看不到光明,我一度有了轻生的念头,傻到买了一瓶安眠药,想一觉睡过去,一了百了!还好我妈妈发现及时,把我送去医院抢救了过来。

  醒来之后,我才觉得,我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愚蠢了!从那以后我发奋要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同时也给自已设立了一个目标:我要努力,要自己给自己创造出路。

  那一年,与我一起念书的同学都去参加了高考,而我却放弃了填报志愿选择了重头再来(复读一年),幸运的是我虽然外貌有缺陷但是我的智商没问题再加上我也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业,我这‘’高四‘’一年让我的学习成绩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在高中最后的那个寒假可以说我真的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是这个莫须有的东风是那么的遥远可望而又不可及。

  就在我苦恼不已的时候,我的舅舅提出了叫我去专门的儿科整形医院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我的。于是我和妈妈带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理四处求医,因为时间短暂,马上我就要填报志愿了,最基本的造耳手术手术所需时间都很长,我根本没有时间给我等待。我再一次的绝望了,就在这时,我的姑姑给我了一则消息,她说;听说现在有一种最新的材料可以代替而且时间短,于是我带着满心欢喜去咨询了上海东方丽人耳部整形医院,我进一步的了解到了有关知识,更是遇到了改变了我一生的贵人-吴建明教授,凭借他精湛的医术。是的,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二只‘’耳朵‘’ 术后让我体验到我原来可以这么帅,我原来可以比别人更加的优秀。又是一个夏日,这一次我自信的填下了我梦想的志愿。后面的高考我也正常发挥,考到我梦想的大学。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3年,我的第二只耳朵也与正常人的耳朵无区别,我在大学的校园也遇到了我现在的女友,我们是同一个社团的,有着相同的爱好(播音主持)。我过得相当幸福,无疑我觉得我其实是很幸运的。老天给我关上了一扇门,但没关上我的另一扇窗。

 

  我在这里简述了下我的经历,我希望每个看到这篇帖子的耳畸形患者都明白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能够完全的击败你,能够打倒你而且让你爬不起来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 国家卫生部
  • 国家食药监局
  • 中国医师协会
  • 中华医学会
  • 杭州卫生局
  • 世界卫生组织
  • 美国整形外科医师协会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