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肋软骨手术失败患者,也是生物医学材料的受益者!

来源:http://www.xejxing.com 作者:上海东方丽人耳部整形 发布时间:2019-01-11 14:56 浏览:

  患者背景:蒋清(化名),女,27岁,甘肃人

  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手术失败

  手术时间:2016年7月12日

  手术项目:Medpor支架一次成型耳畸形矫正手术

  蒋清今年27岁,来自甘肃,是一个经历过两次耳畸形矫正手术的女孩。

  第一次手术是在她7岁那年,做的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手术。20年前的医疗技术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手术方式也只能做单项选择——肋软骨耳畸形矫正。

  当时她的父母也带她去过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求医问诊,最后手术选在她们当地一家三甲医院进行。问及选择那家医院的原因,蒋清父母的回答是:同样的手术方式, 我们当时也没考虑太多,就觉得离家近比较方便。

  “我们当时也了解过肋软骨手术的痛苦程度,但是在20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听说过有Medpor支架这种无需取自体肋软骨的耳畸形矫正方式,想要给孩子手术,就只能采用肋软骨这种方式。反过来,如果不进行矫正手术,我们也怕孩子的心理健康发育会受到影响,所以综合考虑之后,我们就给她做了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最后手术是完成了,但效果不是我们所想要的。
我是一个肋软骨手术失败患者,也是生物医学材料的受益者!
  以下由蒋清(化名)口述,由我整理:(文末附有蒋清的真情分享)

  因为肋软骨耳畸形矫正需分三次进行手术,考虑到来来回回奔走医院不是很便利,我爸妈就安排我休学了一年。
我是一个肋软骨手术失败患者,也是生物医学材料的受益者!

  间隔一年之后重返校园,融入到一个新的班级中,原本因为先天性小耳畸形,性格本就内向的我,新学期到了一个新的班级里就更加的形单影只了;加上耳朵的矫正效果又不好,我的心好像就被雾霾笼罩着一样,始终觉得舒展不开来,也不爱多与人说话,总是独来独往。

  因为对此次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手术的术后效果很不满意,我爸妈也在试图想办法帮我再找医院,看看能不能进行修复手术;但因为在此之前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手术后,我爸妈在处理我耳朵的这件事情上就异常的小心,虽然到处在了解治疗耳畸形的专家和技术,但也都不敢轻易带我去面诊专家,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蝇

  后来我爸妈稀稀两两的也带我去面诊过几个专家,手术办法都是:取另一侧的肋软骨再进行一次修复手术,但是手术效果不能保证。

  随着年龄的增长,取肋软骨的地方一到阴雨天也还是会有疼痛感,再加上胸口上的疤痕,所以我自已是不愿意再取肋软骨了,后来这件事就一直被搁置下来了

  直到后来,间隔了十来年,我爸在网上了解到了吴建明教授,最开始我们全家人都觉得不敢相信,不相信会有这种不用取肋软骨就能矫正好耳朵的手术方式,也不相信术后的效果会这么好。特别谨慎的爸爸拜托了当时在苏州工作的舅舅,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我舅舅来到了上海,参加了东方丽人当时举办的一场耳畸形矫正与听力重建新技术交流会,我舅舅在交流会的现场看到了很多做完手术之后小朋友的耳朵效果,随后我爸妈才带着我来的上海。

  不得不说生活有时就是这样,越不抱希望的时候反而会有更多意外的惊喜。

  面诊吴建明教授的时候,我内心特别的忐忑不安,非常害怕结果不尽人意;好在庆幸的是,吴教授告诉我们,我的耳朵可以用生物医学材料进行修复,不用再取自体肋软骨,只是手术难度会比没有手术过的小耳患者难度要大些,面诊过程中还跟我们详细讲解了手术的治疗全过程。当时我内心特别激动,终于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我是一个肋软骨手术失败患者,也是生物医学材料的受益者!
  (此患者是由吴建明授实施的肋软骨失败修复手术,盗图必究!)

  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术后耳朵恢复得也挺好的,效果我们家人都非常的满意。

  耳朵矫正好以后,我也如愿找到了自已喜欢的工作,结交了一群三观相合的朋友,前段时间还遇到了心仪的男朋友。现在的我越来越自信了,忠心的感谢吴建明教授,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可以称得上是吴教授使我重获新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这里我也想要给小耳畸形患者及家长们一些建议:面诊专家的时候,医生给的建议要选择性的接收,之前就有专家称肋软骨的存在就好比人体内的阑尾一样,可有可无;以前的我还小没啥判断能力,但是现在我能亲身体会到取掉肋软骨之后给我带来的痛苦,所以在此提醒家长们不要盲听盲信,还是要把手术的痛苦程度考虑进来。
  • 国家卫生部
  • 国家食药监局
  • 中国医师协会
  • 中华医学会
  • 杭州卫生局
  • 世界卫生组织
  • 美国整形外科医师协会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