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两次失败的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手术,他们的求医经历及心路历程

来源:http://www.xejxing.com 作者:上海东方丽人耳部整形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7 浏览:

  患者背景:小然,男,7岁,来自安徽

  基本情况:经历两次肋软骨耳畸形矫正失败手术

  两侧肋软骨均已取出,耳朵仍无任何形状

  手术时间:2018年11月24日

  手术项目:高分子医用材料支架一次成型耳畸形矫正与大小脸矫正合并手术

  “因为我们家是农村的不怎么上网,所以并不知道除了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手术以外的其他手术方式”

  “要是知道有这种手术方式,就算再穷我也会咬咬牙,给孩子做医学生物材料高分子医用材料支架一次成型耳畸形矫正手术”

  “孩子现在两侧肋软骨都已经取掉了,我们做家长的心里头苦呀,既后悔又难过”

  “如果可以用我们的肋软骨,我和他爸爸二话不说,直接取我们的就好了”

  “尽管给他做手术,已经花费了我们不少钱,但是我们丝毫没有放弃为他治疗的念头”

  这些话从小然的爸妈口中说出,不难看出小然爸妈最开始对于小然做这个手术的了解有所局限性,因为不经常接触网络,也不知道跟耳畸形相关的知识以及手术方式可以从网上了解到,仅仅去了他们自已认为“最好的医院”。

  虽然这对朴实的夫妻对于网络不太了解,但是他们很清楚地知道,不早一点给孩子做手术会造成孩子的心理负担从引发一系列的心理疾病。所以医生说6岁可以手术了,他们就二话不说准备手术,医生说取肋软骨对孩子没有太大影响,尽管心疼孩子却还是相信医生说的话。

  所以第一次手术失败后,医生说: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取另一侧的肋软骨重做一次;他们还是听取了医生给的诊断意见,可遗憾的是第二次手术仍旧以失败而告终。

  以上聊天内容,是我在给小然面诊的时候,查看他胸部因取肋软骨而留下的永久性的伤疤时,小然主动掀起衣服给我看时的对话。

  初见这个小患者,是我们在上海举办的第31届耳畸形矫正与听力重建新技术交流会上,他的妈妈带着他前来找我面诊,当时见到他的第一眼,他的“新耳朵”就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像,他的“新耳朵”没有任何关于耳朵的形状,倒像是几条“大虫”蜷缩在脑门上一样,两边脸部不对称有明显的大小脸,嘴角也还有些许的歪斜。

  据我们了解下来,他在出生的时候就患有先天性的耳畸形、下颌畸形和轻微的唇腭裂,在他4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做了2次手术(下颌畸形和唇腭裂做了相应的矫正)。

  在他6周岁的时候做的第一次肋软骨耳畸形矫正手术,按照我多年的经验来说,6周岁做肋软骨手术还为时过早,一般最好的手术时机是在8-10周岁左右,因为这个年龄段患者的肋软骨发育才算基本完好。

  虽然我接手的肋软骨手术失败的患者众多,但是像小然这样历经2次肋软骨耳畸形矫正失败手术,身体两侧的肋软骨均已取出,耳朵还是没有形状的还是第一例,手术难度也要比平常的耳畸形矫正手术要高得多。毕竟在组织未被破坏、残耳保留完好的患者身上实施手术,成功率要比小然这种情况高得多,但是我还是会尽100%的努力去还给他一只完美的“新耳朵”。

  可能是因为之前经历了好几次手术的缘故,所以他看到我的时候一点都不胆怯,还掀起他的衣服给我看他胸膛下方两侧的伤疤,时隔数月,胸部取肋软骨的地方伤疤还有些发红,听小然妈妈说:他只要一弯腰,胸部一受力,就会喊胸痛,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哭过,为这个坚强的小男子汉点赞!

  小然是4月30号来参加的我们在上海举办的第31届耳畸形矫正与听力重建新技术交流会,我们在6月3号为他做了清创手术,找到了感染的原因,把之前肋软骨手术失败后残存的软骨取出来,进行消炎治疗。手术整体进行的非常顺利,恢复得也非常好。现在刚好是间隔4个多月以后,于11月24号我们再为他做的一次成型高分子医用材料支架外耳重建手术。

  今天刚好是术后第二天,早上我去查房的时候,小然的状态也非常好,拿起他拼好的玩具给我看。还对他爸爸说“爸爸,我以后再也不要买玩具了,我的耳朵已经花了不少钱了”。

  (下期文章,我们应小然爸妈的要求,将会把小然他们一家人的求医经历和心路历程分享给大家。因为在这里的都是同为耳畸形患者的家人或者耳畸形患者本人,小然的爸妈也特别希望将他们曾经的遭遇和经历分享给大家,让更多的耳家长们少走弯路。)

  • 国家卫生部
  • 国家食药监局
  • 中国医师协会
  • 中华医学会
  • 杭州卫生局
  • 世界卫生组织
  • 美国整形外科医师协会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